谁给了“当局害怕”的权力

0

  [当代的知识分子依然是脱离实践的,一个人从小学入学到当上教授,基本上是一路考试走过来的。所谓的科研成果或者发明,也都是在学术圈子内认定的,说正规点,与考试没有区别,实际上跟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两样。稍作一点统计就会发现,科研成果和发明专利数与国民经济中实际产品数严重不对称,绝大部分的所谓科研人员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两个裁缝,当局明明知道他们在忽悠欺骗,也不敢说出来,怕扣上不懂科学、极左的帽子。](以上摘自《梁长江:如何看待右翼公知们的“反毛”言论》http://www。mzfxw。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13&id=47225)
  
  [我们知道在中国古代,国家皇权的标志就在于,天子可以在重要位置安插自己的力量。也就是说,只要天子对某个领域有可疑心,他就可以在该领域内进行人员调整,与培植势力,这才代表这个国家还是这个天子的国家,如今中科院,中国工程学院,中国农科院已经被老百姓被全国爱国人民强烈质疑的情况下,甚至达到了国际奖项诺贝尔奖对中国内部的科技实力的质疑的情况下,任何一个不傻不呆不麻木的真正的天子绝对会安排“像屠呦呦”这样的生力军入驻可疑机构的。](以上摘自《孔明:文革中的红旗手与学术霸权中的牺牲品——屠呦呦》http://kongming。blogchina。com/2863950。html)
  
  如果当局明明知道他们在忽悠欺骗,也不敢说出来,怕扣上不懂科学、极左的帽子。请问当局是什么?当局是党员吗?知道党员的根本任务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接受人民的检阅”吗?这就是党员的党魂,当局为什么存在“不敢说出来”这种状况?当局忘了自己的责任感,忘记了自己位置的重要性了,忘记自己是一个党员了,忘记这是要对人民负责的事,要对人民负责要对人民汇报工作的,你怎么能打马胡眼啊?
  
  如果是一个县委书记,他会不敢说出来吗?他不敢说出来就是对这整个县人民不起,愧对整个县的人民。那么中央党校还树焦裕禄书记的像,难到只是一个装饰品吗?当局是怎么沦落到只顾自己而把全国人民都抛弃了呀?为什么不能宽恕当局的这种不作为?为什么这种不做为是全体人民所承受不起之重?
  
  当局不敢说出来,怕扣上不懂科学极左的帽子,当局这一不敢是背叛了人民的期待,是在大国的位子上只想到了小我,是一种非常自私自利的想法,这不是战天斗地无私无畏大无畏的党员形象,这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猥琐形象,这是把集体利益国家利益视之如敝履的低陋,因为当局占着这个位子,却没有履行这个位子的责任,也就是说出现了监督真空的局面,也就是说监管人员品格的低陋让学术霸权得以滋生,当局做了国家情势恶化的帮凶!
  
  这个紧要位子,只有当局可以视察,
  
  当局因为个人品性的低劣把错误隐藏了起来,我们可以看出一个人品格的不合格,将注定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党员,因为没有责任心。如果他知道他这是为全国人民视察工作,若真因自己知识欠缺给自己造成了这么大的虚荣心面子危机,不懂装懂,这就不是一个成品党员,而是一个废品党员。然而,事物像这么可怕而无解吗?不是的。当局既然已经做了这个位子,
  
  证明全国人民认可他的能力。即使某领域的确有些不懂科学,但有解决方案呀。自己不懂,可以安排全国公选懂的党员进行客观调研评估,在全国人民的眼皮底下进行专业工作调研,也就是说第三方独立调研,以求不懂的东西不被糊弄过去,这样既对得起人民的期望,也对得起自己的责任,为什么就不能想到这一层呢?
  
  所以说,一个虚荣心太强的人是不能够做国家的要害职位的,他的害怕,却造成了全国人民的灾难。比如说转基因,这个,你一放松,全国人民都吃上了被“学术霸权”忽悠的转基因大豆,你说这个事大不大?因为是全国人民的事,害怕被人笑根本就不是借口,在全国人民的身体健康上面,个人的面子应该是考虑的因素吗?只要此时实事求事了,只要此时保持马克思主义唯物主义的治学态度,全国人民就不会被因个人的虚荣害怕而祸害了。为了你一个人的面子,死了千万人的健康,说说看,这种人会不会被天打雷劈?
  
  反观之,当局为什么这么鄙陋啊?当局的虚荣心是如何被培养起来的?这还是取决于国内的马屁氛围,与无聊的个人崇拜及鲜花掌声。如果当局在“不敢”之前,在“怕”之前,多想想责任感,就不会表现的这么纨绔样子了。如果我们的党媒官媒中宣部少唱点赞歌,多点问责与励志鼓励与方法论学习,自己的当局也就不会被宠坏了,变成一个废人呀!(作者:孔明)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影音先锋网站你懂的 » 谁给了“当局害怕”的权力

顶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置顶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