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我仔细对比阅读了2001、2011、2021三个版本的《中国共产党简史》,简单聊聊我比较注目的几个变化。

由于2011和2001区别不是很大,所以我主要对比2001和2021这两本时间相隔二十年的版本。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1

首先比较醒目的变化就是在长征板块。

特别是遵义会议确定毛泽东领导地位之后,新版《简史》着重强调了遵义会议后渡过金沙江的重要历史意义,以及成功摆脱国民党反动军事力量围堵的关键,在于毛泽东的指挥。

在旧版(2001)《简史》中,对渡过金沙江仅仅一句轻描淡写:“在渡过金沙江后,摆脱了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

而在新版(2021)《简史》中则加大笔墨: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在毛泽东等指挥下、根据实际情况的变化,灵活变换作战方向,迂回穿插于敌人重兵之间。从1935年1月末到3月下旬,红军四渡赤水。3月下旬,南渡乌江,佯攻贵阳。正在贵阳督战的蒋介石急调滇军前来增援。滇军一被调出,红军立刻大踏步奔袭云南,兵锋直逼昆明。云南当局急调兵力固守昆明,削弱了金沙江防务。红军又突然掉头向北,于5月上旬渡过金沙江。”

同时,新增了毛泽东成为领导核心的重要作用:

“至此,中央红军摆脱几十万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川黔滇边境的计划,取得了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一胜利,是在改换了中央军事领导之后取得的,充分显示了毛泽东高超的军事指挥艺术。”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从历史看,没有渡过金沙江的奇迹,就没有红军此后成功的战略北上;同时就战术角度,渡过金沙江也是红军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史迹之一,是毛泽东军事思想中“注重战略机动”的一大体现。

这些在旧版《简史》里均没有详细着墨,一笔带过的痕迹很浓重。

比如,就以红军北上进程中通过凉山彝族山区的历史片段,旧版也是一句话了事,但新版则着重点明:

“中央红军渡过金沙江后,继续北上。进入大凉山彝族聚居区时,总参谋长刘伯承同彝族果基部落首领小叶丹歃血为盟,红军顺利通过了彝族地区,赶到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渡口。”

党能够在革命过程中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最重要的就是以高度的马克思主义观去团结各族人民、解放各派宗族势力。

这一点在新版《简史》叙述遵义会议的意义时,对毛泽东领导地位的马克思主义性质也有新增描写:

“遵义会议是党的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这次会议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历史关头召开,事实上确立了毛泽东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开始形成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启了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在最危急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挽救了中国革命。”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对于长征胜利的伟大意义的叙述,两个版本在篇幅上差距巨大,新版本用了约800字指明了长征不但锤炼了革命队伍,更“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支持”、“紧紧依靠群众、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后者,在旧版本完全没有,仅仅一小段阐述了长征途中的牺牲。

新版中更是不吝笔墨用了著名的“半条被子”的红军史故,指出红军同群众的鱼水情,且引用了毛泽东的话:“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 来直接描绘长征的历史价值。

而在旧版中,本身引用毛泽东的话就寥寥,长征版块更是全无毛语录。

2

我最关注的部分,就是建国后的历史,尤其是建国前二十七年的国史。

以1956年的八大为界(也是完成三大改造的界限),旧版和新版都用“探索”作为第六章的主标题。

但一个巨大的变革就是:旧版中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单独拎出来,作为一个单独的第七章,且标题非常直接骇人:《十年“文化大革命”的内乱》。

旧版中该章节中九成以上文字都是对那十年的历史进行彻底的否定,很多叙述完全是一叶障目式的选择性摘史,实在不堪入目。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但是在新版中,文革历史被嵌入了第六章《社会主义建设的探索和曲折发展》,且全篇没有几无使用所谓“内乱”和“浩劫”二词。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同时,新版指出了混乱并非贯穿整个十年,而是在运动的“初期”,且“集中在文教部门和党政机关”。

至于其他,新版说的非常直白:

“大部分生产系统未被打乱,特别是五年调整给国民经济的发展打下较好的基础,所以1966年各项生产建设事业仍然取得比较好的成绩。1969年以后,随着国内局势稍趋安定,主持政府工作的周恩来等领导人抓住时机,着手恢复各主要工业部门和其他综合经济部门的工作,加强了对经济的计划管理。1969年的国民经济扭转了前两年连续下降的局面而有所回升。1970年经济建设中,内地战略后方的建设(重点是国防工业建设)迅速全面铺开,地方“五小”工业(小钢铁、小机械、小化肥、小煤窑、小水泥)迅猛发展。到年底,当年经济指标以及“三五”计划主要指标大体完成。”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注意,新版在此处叙述得简直不要太具体:经济下降是发生在运动初期两年的,而1969年即立刻开始回升。

回想中学教科书中的文革一课每每所言“文革导致经济崩溃”而给出的曲线图总是心虚地只给出1966-1968三年,我也是只能自顾一笑了。

随后,新版从207页到213页,足足超过4000字的篇幅全部在详实论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期间我国在经济、科技、工业、基建、农业、军事、文化、外交等各个层面的成就,堪称粉碎了所有关于文革的印象流谣言。

此处太多,我就不摘录了。

我想要摘录的一段、也是作为引出那十年我国各领域巨大成就篇章的一句话,是新版《简史》增加了一个对于文革的思考,这两句话在旧版本中是没有的:

“作为政治运动的‘文化大革命’与‘文化大革命’历史时期,是有区别的。这一时期,我国国民经济出现较大起伏,但在党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各项工作在艰难中仍然取得了重要进展。”

这句防止某些西方势力借泼污文革来否定新中国、否定中国革命的话,原本是源自1981决议的。

但是在2001版的《简史》中未使用,而在新版《简史》中却得到引用,这很有趣。

同时,新版也果断删去了旧版中引述过的小平同志对文革的评价:

“我们根本否定文化大革命,但应该说文化大革命也有一功:它提供了反面教材……”

在新版中的文革板块,也不是没有对小平同志语录的引用,在第209页就有:

“科技战线上的这些重大成就,尤其是国防尖端技术方面取得的成就,不仅增强了我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防战略防御能力,而且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邓小平后来说过:‘如果六十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这些变化,实在鲜明。

在文革板块的最后,旧版《简史》的收尾堪称摘抄了一遍81决议,对毛泽东主席的所谓“三七开”进行了超大篇幅的絮叨,也对文革的所谓“错误性”进行了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调。

而在新版《简史》中的文革板块收尾,把文革融入进了建国前二十七年的历史长河中,并对这二十七年做了非常大气磅礴的评价定义,我摘录如下:

“从新中国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结束,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艰辛探索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道路的历史时期。虽然经历了严重曲折,但仍取得了独创性理论成果和巨大成就。

我们党领导人民在旧中国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进行了中国历史上从来不曾有过的热气腾腾的社会主义建设,在不长的时间里,我国社会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立起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独立研制出“两弹一星”,有效维护了国家主权和安全,成为在世界上有重要影响的大国,积累起在中国这样一个社会生产力水平十分落后的东方大国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重要经验。

我们党努力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逐步形成了一些十分重要的认识:提出把党和国家的工作重点转到社会主义建设和技术革命上来;提出走自己的路,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提出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发展生产力是根本任务;提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分两个步骤,进而提出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分两个阶段;提出社会主义社会还存在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要尊重价值法则,大力发展商品生产;提出必须正确区分和处理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等等。

这些独创性理论成果和巨大成就,为在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

关于文革,再多提一点:旧版《简史》中,对林彪事件与所谓林彪集团做了大篇章的论述、抨击、否定。

但是在新版《简史》中,这些全部淡化,片墨而过。

对于林彪和林彪事件的真相,或许这是为将来有一天揭开谜底埋下伏笔。

3

新版本《简史》的最后部分,也是比较核心的新增部分,就是从第十章开始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

这一章非常系统地阐述了大大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理论体系,从管党治党到我军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军改,以及以“人类命运共同体”为核心概念的外交思想,包括重塑党的领导。

虽是《简史》,但论述得非常系统,个人比较推荐。

不多摘录,诸位可以自行研阅。

六天前,4月20日,中央宣传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国家网信办主任庄荣文,主持召开了党史学习教育专题学习读书班暨办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扩大)会,专题学习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历史。

在这个会议上,庄荣文主任就旗帜鲜明地引述了新版《简史》的文革部分的收尾:

“新中国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的二十七年,是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艰苦奋斗、发愤图强、积极探索,取得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伟大成就的27年。尽管这一时期充满艰难曲折,甚至遇到重大挫折,但总体上是在探索中前进、在曲折中发展,取得的成就令人瞩目,全面确立了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并取得历史性巨大进展,逐步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并取得重要积极成果,创造了有利于社会主义建设的国际和平环境,为新的历史时期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宝贵经验、理论准备、物质基础。”

在旧版本中,运用了超长篇幅对80年代进行了歌颂、甚至对1987年十三大进行歌颂;而在新版本里,这些已统统进行了简化和降温。

人民主体正在归位,红色初心正在重拾,温度正在回升。

形势在扭转,希望同志们放平心态,切莫以急迫情绪对待风向演进。

新时代,坚持跟党走,坚持高举毛泽东思想旗帜,坚持学习落实十九大精神,毫不动摇!

最新《党史》:长征胜利源于毛泽东军事指挥艺术;文革不是内乱;前二十七年成绩斐然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