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 1
  • 715 次浏览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我女儿是人民服务者!”
这是郑爽父亲昨日对外的公开宣言。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今天的中国,自持原则和立场的人一个接一个殒命高顶,粉脂九流的青楼戏子则趾高气扬地夺过「人民」帽匾,勒令群众三叩九拜。
堂堂高校的党委书记,受人敬仰的法学博士后,大型头部综艺节目的策划/总监——他们已然是居于社会阶层的上游,但是在面对比自己更高一层的权力时,竟然都被踩在脚下。
吃瓜群众们吃得不亦乐乎,但是当这些一颗又一颗硕大出炉的瓜吞咽入腹后,其泛涌涽滚的味道漫温许久,难道不令人感到齿冷吗?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1.
“人民服务者”,这个闪亮的帽子不是谁都能戴的。
经考证,近代以来最早提出“为人民服务”这一伟大命题的,是毛泽东在1939年2月20日致张闻天的一封信中,谈及儒家旧道德之勇时指出:“那种‘勇’只是勇于压迫人民,勇于守卫封建制度,而不勇于为人民服务。”
此后的1942年5月,毛泽东又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明确提出了“文艺应该为人民服务”的思想。
在延安那场载入史册的文艺大动员中,毛泽东慷慨激昂地说:“对于过去时代的文艺形式,我们也并不拒绝利用。但这些旧形式到了我们手里,给了改造,加进了新内容,也就变成革命的、为人民服务的东西了。”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文艺应该为人民服务,这个「人民」指的是什么?
是占全国、乃至占全世界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工农群体,还是占少数的、自古以来把持着生产资料垄断权与社会秩序解释权的地主阶级/精英阶层?
还是得去1942年5月的延安寻找答案,寻找毛主席给出的那个至今仍颠簸不破的答案:
“最广大的人民、占全人口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民,是工人、农民、兵士和城市小资产阶级。所以我们的文艺,第一是为工人的,这是领导革命的阶级。第二是为农民的,他们是革命中最广大最坚决的同盟军。第三是为武装起来了的工人农民即八路军、新四军和其他人民武装队伍的,这是革命战争的主力。第四是为城市小资产阶级劳动群众和知识分子的,他们也是革命的同盟者,他们是能够长期地和我们合作的。这四种人,就是中华民族的最大部分,就是最广大的人民大众。
然而80年代以来,曾经处于社会较高阶层的文艺从业者,逐步滑落、开始无限度地开始沦为资本的附庸。
好处自然是薪资暴涨,但坏处也显而易见:他们在抱着大把钞票的同时,不得不接受重新成为「下九流」——这个存在于旧社会中、后被新中国拯救的群体的事实。
“戏子”,是晚进四十年来之后、特别是90年代以来,浪荡腥臭的娱乐圈大部分从业者的公共形象。
或许圈内的受众(饭圈nc粉)还依然“理解、拥护”他们,但是占中国人口绝大多数的普罗众生,根本不会给予丝毫的正面评价。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遥想建国后前三十年是如何景象?文艺工作者的地位相当之高,他们是爱国建设运动中的一份子、领导示范阶级,是广大人民群众的英雄、榜样。
“双百方针”的指引下,相声、曲艺、歌剧、电影,于80年代之前朝气和爱国情怀蓬勃生长,催生了大批优秀作品的同时,也培养了大批爱国爱民的文艺人。
就抗日题材而言,今天的抗日要么是高级黑的手撕鬼子,要么是靡靡呻吟的悲怆格调,全无昔日《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等作品的高昂斗志。
更不用说占到数量一半以上空洞无物、全凭玻尿酸支撑粉丝票房的烂俗鲜肉小花剧。
这就是“人民服务者”的文艺成就吗?你服务了哪些人民、又赢得了哪些人民的肯定、从而又代表了哪些人民?
撒钱买子宫、分手弃双婴……郑爽及其父母,你们,真的属于「人民」吗?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2.
代孕,其对社会伦理的破坏、对底部阶层的伤害,我之前写过太多了。
但是当事实和事实的主角,以一种堂而皇之、无所畏惧“挟资本以令子宫”的傲气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不得不承认,还是被震惊到了。
在强大的资本面前,事件的另一主角——不论是那位可怜兮兮、很多人在此瓜浮出前压根都未听闻过的前男友张恒,还是他怀里懵懂的两个孩子,都只能选择在坐拥巨量资本的郑爽面前低下头颅,连大洋此岸的祖国都回不了。
转头望向电视,屏幕的另一端是时刻被精心包装着的郑爽,嘟着嘴巴、眨着眼睛,日复一日地在镜头前装扮着傻白甜的可爱小公主。
全无曝光视频中“打也打不掉,TMD烦死了”之骇人作态。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富人阶层的华贵优雅,一旦被扒下看似端庄的外皮,往往比路边的垃圾还要烘臭。
著名的英国足球巨星贝克汉姆,早年为了拿到英国爵位而疯狂投身慈善,还在ins不断地晒与女王的合照、巴结王室。
但是现实中,小贝却拒绝用自己的钱来投身公益,即便从UNICEF(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中获酬百万也不愿意用于基金会集资。
在一次慈善拍卖上,贝克汉姆被基金会大使的一位公关经理问到,要不要匹配拍卖会的最高出价,小贝在日后的信件中这样说:“克洛伊的要求让我发火……我不想用我自己的钱那样做。”
与UNICEF合作,但连坐私人飞机都要求UNICEF为自己报销8000欧元的机票,还和自己公司的一位主管吐槽说,去菲律宾看望海燕台风中受难的孩子们时,居然需要自己掏钱:“说实话,我觉得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让我付任何钱。”
2013年,小贝在和爵士称号失之交臂后给自己的长期公关西蒙·奥利维拉写了一封言辞激烈的邮件,怒骂获颁大英帝国勋章的古典音乐家凯瑟琳·简金斯:“凯瑟琳·简金斯凭啥拿大英帝国勋章?就只会在橄榄球比赛上唱唱歌,慰问慰问军队,喝喝可乐,真他妈可笑!”
在邮件中,一向在公开场合典雅温柔的小贝,对他平日里极力讨好和奉承的荣誉委员会直接破口大骂:“他们就是一群biao子!和我想的一点不差!”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资本,可以让权力无限庞大,让面态无限光鲜,让身位无限巍峨。
占有力、驱逐力、抛弃力,永远都掌握在手握更雄厚资本的一方。
郑爽可以让张恒闭嘴如此长的时间,更可以让那些为她献出子宫的女人永远闭嘴。
她的身高只有1米67,但是在张恒和孩子面前,在依靠变卖子宫的女人面前,她是高耸到可怖的阶级巨人。
3.
卖淫自由、嫖娼自由、代孕自由……这一系列鼓吹社会全业态“自由化”的结局,会是什么?
代孕、卖淫这些一旦合法化、资本化,那么新中国建立后被毛主席那一代人用尽全力扶起的女权高度,将会再次的、彻底的破碎。
在毛主席的妇女观中,女性必须参加社会劳动,包括学校学习知识、公社农社锻炼等,绝不可如旧社会中的女子“拿生殖器换馒头”
原本近四十年来,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就已是一路走低、大有向日韩两国靠拢的趋势,如若再开放代孕和卖淫,那么靠拢的方向恐怕就不仅是日韩,而是苏联解体后的东欧了。
雷霆手段取缔妓女妓院、成立专项卫生组整治女性性病、大力开展扫盲运动、鼓励女性入学接受教育、宣传女性参加工业劳动、甚至喊出封建男权社会里大逆不道的话:“妇女撑起半边天”——这些毛主席一手缔造的人民共和国送给全中国女性的礼物,在七十年后的今天难道要开倒车了?
不孕夫妇、LGBT、丧偶人群……这些也许是代孕产业的诉求发端,但是当产业合法化之后,他们一定不会是规模最大的运作势力。
届时境内外的资本合流,根本无法控制。
昔日卖血猖獗、导致劳动力尽失、艾滋泛滥的惨剧,还不吸取教训吗?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当女孩们可以用身体去快速地换取金钱,当这条灰色的捷径无限的被美化、被粉饰、被褪去它原本的羞耻……那么,对于女孩们、特别是贫困地区的女孩们及其监护人而言,是选择接受怀揣大把钞票的恶魔,还是选择义务教育的十年寒窗苦读?
我想答案显而易见吧。
长此以往,中国必将拉美化、东欧化。
4.
太多鸟不拉屎的封闭地域,正是改开之后一大批“艾滋村”、“童养媳村”、“拐卖儿童村”、“代孕村”的聚集地。
对于女性来说,买卖器官、贩卖子宫卵子,与接受校园教育与现代知识相比,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由?
这个问题并不难想通。
裸贷裸聊裸播和校外陪酒,都已然在今天中国不少二三流大学高校内明晃晃大行其道,代孕和卖淫一旦再放开,某些社会性的场景你真的无法想象。
这是资本变相的奶头乐和阶层形态的控制。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古往今来,王朝的崩塌无不源于阶级的分化和统治阶层资本的压迫,代孕和卖淫的口子一旦打开,说句一点不危言耸听的话,亡国灭种近在眼前。
人类生物,看似一样,大家都是四肢一首、五官七窍,但是从「阶级性」这个人类的第一性来说,整个历史上有两种人群是在不断被剥离出「人」的:最上层与最底层。
只不过前者是主动,而后者是被动。
最上层的人不想做人,从生理层面他们渴望长生不老,从权力层面他们渴望面积与力度双重的加大统治渗透。
推荐阅读「基因外流」背后的战争阴影
同样,最底层的人在历史长河中亦被不断地“开除人籍”,他们在统治阶级(即资本之人格化)势力的眼中,向来人不为人,而是可以被明码标价的“工具人”。
人本能里的欲望只有两个:食欲和性欲(或许还有求生欲),除了这两个之外,恐怕对于统治阶级而言一切行为都是可以“代”的——不就是付钱嘛。
这就是鲁迅先生说的“吃人”,也是毛主席所说的“剐骨刀”。
放在今天这个擅于包装和扯淡的社会,就是“996福报”、“商业是最好的公益”等等等等。
推荐阅读谁给了殡多多勇气?
最可耻和无力的是,资本对于利润的贪婪,决定了他们在攫取了剩余价值之后依然不满足,还要占用你包括身体、人格、尊严在内的“全部价值”。
代孕产业合法化的构想便应运而生。
如马克思那段被引用了太多遍的话:“资产阶级在它已经取得了统治的地方会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它使人和人之间除了赤裸裸的利害关系,除了冷酷无情的‘现金交易’,就再也没有任何别的联系了……资产阶级撕下了罩在家庭关系上的温情脉脉的面纱,把这种关系变成了纯粹的金钱关系。”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2014年7月时,一对澳大利亚夫妇在泰国出钱让一名曼谷女性代孕生下双胞胎,但生育成功后他们只愿意将其中一个孩子带回家,而要留下了那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孩子。
那位澳大利亚父亲戴维·法内尔当时表示,他宁愿当时孕妇停止妊娠,“我觉得任何父母都不想要一个身患残疾的儿子。”
他和妻子要求曼谷的中介机构,“把钱还给我们!”
巴谷格公共卫生部门负责人革颂·翁姆尼当时直言:“代孕是较发达国家的富有夫妇利用贫穷、弱势女性的行为,这是道德堕落的象征,也是人们推崇金钱至上的象征。”
不正恰如现下我们目睹耳闻的郑爽。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5.
1965年5月25日,清晨,毛主席重上井冈山的第五天。
他吸着烟,望着窗外:“做官的有特权、有政治需要、人情关系。县官不如现管,假话满天飞!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蜕化和变质,这一代不变,下一代、下几代会不会变?有变的社会基础嘛!苏联就是教训。我很担心高级干部出现修正主义,中央出现修正主义怎么办?现在高干子女特殊化成了正常化了,这和我们在井冈山时提倡的东西不一样了……”
刘俊秀之后在毛主席谈到井冈山暴动时成立士兵委员会的话题时,问到:“现在工厂都有工会,农村有贫下中农协会,这和士兵委员会是不是差不多的组织?”
“两者不一样!”毛主席果断地反驳道,“士兵委员会可以监督连长、营长、团长,现在的工厂的工会可以监督厂长书记吗?”
毛主席顿了顿,“谁又来监督我们的市委书记、省委书记呢?谁来监督中央的领导呢?”
回想半年之前,他在1964年12月20日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曾说:
“农村的中心问题是这一批干部,主要就是大队和生产队的干部,骑在农民头上。农民的日子不好过啊,穷得要死”;
“不是反封建吗?不是民主革命吗?不是分土地吗?至于这些当权派,却从还没有搞臭过!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半个多世纪后,当金字塔取代象牙塔,肉体已经可以被交易,生命也已经可以迫离。
不论在任何一个维度和框域里,“当权派”已是一言九鼎。
于是,变卖子宫的女子毫无尊严地活着,与此同时地平线的另一端,是一个又一个选择带着尊严死去的人。
巴蜀之地,百日之内,两位师者纵身跃,致敬这个秋去冬来的人间。
自2014年王清远就任成都大学校长并通过“接受女学生深情一吻”而垂名舆论以来,六年来,成大换了三任校党委书记——2015年1月27日~2017年3月23日,毛志雄任党委书记;2017年3月23日~2019年3月1日,罗波任党委书记;之后,就是2020年10月15日自杀溺亡的毛洪涛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自去年10月庹继光夫妇的两套房屋被成都市成华区统建办强拆之后,庹继光的个人社交平台几近停滞、生活几近崩溃——纵使已经经历了长达十年的被成华区“工作人员”当街殴打、断水断电、深夜骚扰、车被扎胎、门锁被堵、妻被停职等等黑恶事端,所有的情绪,还是于前天的清晨爆发在了四川师大田家炳教学楼的楼顶。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毛洪涛,庹继光,一位是成都大学党委书记,一位是四川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更为讽刺的是,后者甚至还是一位法学博士后。
“我是学法的,又是兼职律师,我可以通过努力得到应有的公平。” 这是庹教授生前对身边人的倾吐。
但是在权力面前,在更高一层的阶级面前,在王清远和蒲发友面前,他们都成了那个被济源市委书记当众掌掴的翟伟栋。
推荐阅读“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
或许,可以说得更透然一些: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在面对比自己权势更加磅礴的阶层时,难道不都是一群嗷嗷等待临幸的代孕女,苦候着自己的子宫能够被傲气凌人的郑爽们挑中……
而当你被折辱蹂躏之后,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却依然是扬长远去的他们:郑爽成了“人民服务者”,王清远成了“模范校长”,翟伟栋妻子的实名举报被宣判“与事实稍有不符”……
至于悲愤者纵身跃亡、以死明谏的背影之后,是那些活着的权力,统统站到了一起——他们在指着你的遗书讥笑。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电视剧《国家干部》片段:乡长贪污克扣市财政拨款,致使乡中学教育经费短缺,同时还打压该校校长,逼致校长跳河自杀。结果乡长向市委汇报时,倒打一耙,将锅甩到市政府制定的“农民减负计划”上……)
跋.
“现在可以肯定,社会主义国家有阶级存在,阶级斗争肯定是存在的。列宁曾经说,革命胜利后,本国被推翻的阶级,因为国际上有资产阶级存在,国内还有资产阶级残余,小资产阶级的存在不断产生资产阶级,因此被推翻了的阶级还是长期存在的,甚至要复辟的。”
“我们这个国家,要好好掌握,好好认识,好好研究这个问题。要承认阶级长期存在,承认阶级与阶级斗争。”
“要提高警惕,要好好教育青年人,教育干部,教育群众,教育中层和基层干部,老干部也要研究、教育。不然,我们这样的国家,还会走向反面。”
“道理就是一条,就是阶级斗争问题。”
1962年9月24日。
毛洪涛,翟伟栋,庹继光,郑爽……一颗颗大瓜,散发着权力和阶级的味道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目前评论:1   其中:访客  1   博主  0

    • 董中华 董中华 0

      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要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