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在四人帮最终的罪名里,有一条是迫害了众多的干部和群众,四人帮是怎样迫害人的?下面以邓小平为例(以小平为例是因为他是四人帮最痛恨的人),看看四人帮是怎样搞迫害的。

      众所周知,发动文革的目的是整党内走资派,四人帮热衷于搞文革,他们的政敌就是走资派。被称为第二号走资派的邓小平更是他们的死对头,必欲除之而后快。因此,对邓小平的迫害是“残酷”的,我们从邓小平所遭受的迫害中,也可推知其他人受到了何种迫害。那么,四人帮是怎样迫害邓小平的呢?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邓小平批阅的《人民日报》

       这个应该从邓小平下放江西时说起,之所以从江西说起,是因为邓小平认为在江西的日子是最糟糕的。为了表明迫害的残酷性,应该选择最坏的日子控诉。据《邓小平生平全记录》记载,邓小平在73年复出参观韶山时,曾对陪同的领导说过:“我下放江西时,情况那么糟,茅台也从未断过呢!”(参看《茅台酒的趣事》,点击可直接阅读)。多年后,邓小平又对匈牙利客人说过一番话:“一九七三年周总理病重,把我从江西‘牛棚’接回来……”。把江西住地比喻成“牛棚”,可见在他心中,江西的日子是多么糟!而邓小平女儿邓榕(毛毛)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在江西的日子里》,这篇文章刊载在《人民日报》1984年8月22日(这天是邓小平的80岁生日,特意选这天发表)的第4版上。邓榕在这天报纸的留白处写下:“老爷子,这是我和平平送你的生日礼物。送阅”,送给邓小平看。小平用红笔在“老爷子”三个字上画了个圈,写下“看了,写的真实”六个字。邓榕后来出了一本书叫《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里面就有邓小平在江西这一段。既然连邓小平本人都说写得真实,那么就以这本书为材料,看看小平在江西受到了怎样的迫害。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事情从 1969年说起,当时中苏边境局势紧张。中央决定把一些重要人员从北京疏散到外地,其中包括一些原中央领导人。朱德、叶剑英、董必武到广东,聂荣臻,陈毅到河北,刘少奇到河南开封,陈云,王震,邓小平等到江西。

邓小平口中的“牛棚”

       据邓小平女儿邓榕著《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一书说,邓小平于1969年10月到达江西,邓榕在书中如此描述(本文引用的资料均取自邓榕著《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用棕色文字显示,文末标明所引文字在该书的页数):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翻新过的邓小平住地“将军楼”

       ……过了赣江,西行约十公里,到了南昌市郊新建县望城岗。车子拐上一条沙石马路,路的尽头一个大门,无人而敞开。这就是原福州军区南昌步兵学校。进了校门,一条笔直的沙石大道,路边两旁高大的梧桐,树树相连,叶叶相依,茂盛而浓密。绕过为树木所掩映的原步校办公大楼,一条红壤夹杂着石子的小路漫坡而上,小丘之上,碧绿高大的冬青环绕而成一排院墙。从外面可以看到里面一座红砖小楼和它灰色的屋顶。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邓小平江西住地“将军楼”

        到了,到“家"了。这个陌生的、但让人一眼望去就顿 感亲切的“家"。

       两扇灰色的木板院门打开,车子进去。这是一个环形的院落,中间一栋两层小楼,楼前四株月桂。进门楼下一个空空的中厅,右 边一个门,进去有一间饭厅,一间厨 房。上了吱吱作响的木楼梯,楼上一 个起居室,两间卧房,一个厕所。向南 一个长长的大阳台,站在上面,一眼望去,满目苍绿。从阳台可以通楼上的另一侧,应是同样的布局,但不由他们使用,也就不得去看。

       对于这样一个条件不错,地点幽 静的住处,第一个感觉,是满意的……(p135)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截图

       上面写的就是邓小平江西的住地,总共住着他一家三口(邓小平及继母和夫人卓琳)和两个上级派来的人(一个是军区的干事,另一个是战士小贺)。邓榕还介绍了这两人的任务:

       干事是派来负责监管邓小平及其一家从日常生活到去工厂劳动等诸项事宜的。他的工作,总起来说,就是对邓及其一家,既负有监视的任务,又负有保卫的责任;既要向上报告邓一家的有关情况,又要负责传递邓与上面联系的信件和要求。在他住的房间里安有一部电话,可以随时和省革委会保卫组联系。战士小贺,负责买菜等需要外出的杂事,并“兼职"给他的领导一一就是那个干事洗衣服打扫卫生。他们二人住在楼里另一侧的楼下,在今后的江西岁月中,成为在这个小楼中居住的另外两名成员。(p137)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据邓榕说,战士小贺还帮了他们一家不少忙。

日常生活

      这一栋两层楼高的小洋房,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仿苏式建筑建造的,又名“将军楼”。邓小平一家三口就是在这里开始了受迫害的生活。邓榕对这里的生活是这样描述的:

       ……生活安顿下来后,思念四散在各方的儿女,成为父母亲最大的心事。到了此时,父母亲的工资还一直照发,按说是不缺钱的,但父母亲惦念着我们这些孩子们,所以过得十分节俭。邓林、邓楠算是大学毕业,有工资,可以自立。朴方病瘫在医院,无任何经济来源。小女儿和小儿子均在农村插队,一般生活所用尚可靠劳动所得维持,但却无力添置衣物,更没有回家的路费。在步校小楼那表面上甚是平静的生活中,父母亲的心头,萦绕着许多不可化解的思念与忧虑。他们和奶奶商议,要尽量节俭地过日子,不添衣,少吃肉,唯一的奢侈,就是父亲的烟。抽烟,是父亲长年的习惯,也是在寂寞之中的唯一嗜好。但此时,为了省,他连烟都少抽了,有时一支烟,一次不抽完,留下半截下次再抽。他们省吃俭用,节约每一分钱,三人每月花费才六十元其余的钱,为了儿女都存了起来……(p141)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邓小平夫妇卧室

      ……妈妈告诉我,邓林和邓楠没请准假,现在回不来。飞飞应该能够回来,已请江西省革委会帮助和山西方面联系了,但他也不写封信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家。朴方还在北京三〇一医院,不知病情能不能好转。至于他们自己,来江西后一切都好,只是担心孩子们。奶奶则向我投诉,说你爸爸妈妈太节省了,不让买肉也不吃肉,就是要留着给你们防个万一。还好,养了几只下蛋的母鸡,每天能吃个鸡蛋,不然每天要去工厂劳动,家里的活儿也不轻,身体坏了怎么行?爸爸笑着说,怎么不行?来江西以后我比在北京的时候还胖了呢!……(p157页)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肉,儿女在的时候,要吃。儿女不在,尽量不吃。再多养几只鸡,可以有鸡蛋,又可以吃鸡肉……(p170页)

顺便辟下谣

       这里顺便辟下谣,那些反毛汉奸们,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你们长期以来都在说一个谎言,就是文革时不许养猪养鸡,人们没肉吃,吃不饱饭,穿不起衣。这是事实吗?试想一下,这位第二号走资派,“四人帮”最痛恨的人,受到残酷迫害的邓小平,也只不过是少吃点肉,还可以养鸡,吃鸡蛋,那些普通的老百姓,没受迫害,又怎么会没肉吃和吃不饱饭呢?这些反毛畜牲还说过另外一个谎言就是:文革时期不许过春节。但在邓榕的这本书里,多次提到过春节,下面摘取两段给大家看看: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27日,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春节。春节,过年,本该是团圆喜庆的日子。可对于不幸的人来说,别的人家人团聚,欢度佳节的日子,也正是他们最为伤怀,最为孤寂的时候……(p194页)

      ……2月3日,是1973年的春节。我们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在步校的小楼中度过了中国的这个传统节日。春节过后,父亲的兴致很高,提出再出去走一次,去著名瓷都景德镇看看……(p262页)

      这两段话证明,文革时,中国人是可以开开心心过春节的。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截图

       邓小平下放江西时,正是“四人帮”得势之时,对于这个他们恨之入骨的第二号“走资派”,除了把他一家安置在“牛棚”里,还有哪些迫害呢?

到工厂参加劳动

      对小平迫害的一项就是让他们夫妇到工厂参加劳动,对此邓榕是如此描述的:

      ……生活安顿好之后,父母亲开始到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参加芳动。

      新建县拖拉机修造厂,离步校只约一公里,是一个修理农机配件的小厂,全厂共有八十来人。北京的人和省里的人来到厂里勘察后,省里通知厂革委会主任兼党支部书记罗朋,邓小平夫妇要来这个厂监督劳动。省里交待,要绝对保证邓夫妇的人身安全,不许发生围观揪斗,有事直接向省革委会保卫组报告。至于称呼,既不能叫同志,也不要直呼其名,就叫老邓。邓年纪大了,活儿也不要太重,派些力所能及的即可……(P142)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安排老邓干什么活呢?这可是费了陶排长的一番心思。一开始他想让邓干些轻活,就分配他用汽油洗一些零件。但是等年纪大了手抖,拿不住东西,而且弯腰也困难。洗东西不行,陶排长又想安排邓干些看图纸的轻活儿,结果邓眼睛老花了看不清楚。最后,还是邓自己提出,想干一点出力气的活。陶排长问邓,用锉刀干点钳工锉点零件怎样?邓立刻表示同意……(P144)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至于老卓的工作,很好安排。她身体不好,可以和女工一起洗线圈。在电工班,一个叫程红杏的年轻女工,热情的招呼老卓坐下,一边比划着一边告诉她如何拆线圈,如何洗线圈。旁边都是年轻的小姑娘,一个个笑笑的,和她们在一起,真是一种享受,一种幸福……(P145)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由于工厂离住地有几公里远,小平夫妇每天都要走几十分钟才到,既辛苦又费时,十分不便。幸好小平很机智,很快想出了办法——就是抄近路走捷径,这样每天的路程就可以减少一半。他回到工厂和干部职工商量,特地在工厂的后面开了个门,然后由工人合力堆出一条小道通往住地,这样,靠着行小道走后门,为小平的革命事业,省下不少时间与精力。在这条弯弯曲曲,颠簸不平的小道上,留下了小平无数的脚印。这条小道就是后来闻名中外的“邓小平小道”(关于邓小平小道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以后有空可以另文叙述,此处就不多说了)。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停发工资改发生活费

       另一项迫害是停发工资改发生活费。到江西不久,邓小平夫妇的工资突然被停发,改为发生活费。据邓榕说,邓小平夫妇在北京被批斗得最凶的时候都没有减少或扣发工资,可是在到江西的两个月后突然被扣发。这给她们全家带来了不安。邓榕写道:

       ……刚到江西来时,父母亲每月工资仍按被打倒前一样照发,父亲是行政二级,四百零四元(文革前规定,中央1至4级工资都是404元);母亲十二级,一百二十元但1970年1月,他们收到的,却一共只有205元。妈妈请黄干事问问什么回事。经江西请示中办,答复说不是减工资,是改发生活费,其余的钱,暂时由中央办公厅代为保管。

       为了此事邓小平还专门写信给汪东兴,了解原因,并诉说困难,请求帮助解决。(详见《邓小平1970年2月写给汪东兴的一封信》,点击可直接阅读)经过多次写信求助,到1972年6月,中央恢复了邓小平夫妇的工资发放。(p225)

多次写信中央,请求解决儿女问题

      最令邓小平痛苦的是儿女的四散飘零,天各一方。“文革”期间,邓小平的几个儿女各散东西,大儿子跳楼残废,邓、邓楠、邓榕、邓质方分别下放到河北、安徽、陕西、山西的农村劳动。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试想一下,在这宽大的两层洋房里只有3个人住,儿女又不在身边,这不就显得非常冷清吗?邓小平的那种孤单可想而知,他烦闷时就只能到园子里散散步,或者在饭厅抽根烟,喝点茅台酒,借以解忧。最让他感到寂寞无奈的恐怕是身为中央Z书记,离开了高层,离开了政治中心。这种痛苦是普通人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的。因此邓小平经常写信给中央办公厅请求解决问题 。邓榕书中这样说:

      来江西快一年了,父亲一直用这种方式保持和中央的联系。虽然他并不能确定毛泽东本人是否能看到这些信,也不能够确定这些信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但他仍旧坚持不缀。

……

      父亲在信中,叙述了他自己的生活,讲了他的孩子们。父亲的个性,一向只看重大事,而现在,却不厌其烦的写家庭生活琐事。他是以此一边向中央通报情况,一边留一份心思:保持沟通,如果家中一旦有事发生,好找中央帮助解决。(p185)

      可以看到,“文革"当中,父亲写信,往往都是为家庭的“琐事"。父亲这个人,向来行事简约。在工作中,讲话不写讲稿,写报告也总是言简意賅,从不赘言。在生活中,我们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写信,就连与他相濡以沫三十多年的妈妈,也从未见过他因家事写信。而在“文革”中间,在家庭处于困境之时,在他的家人子女需要得到关怀和帮助时,作为一家之长,为了让孩子治病,为了让孩子上学,为了孩子的工作,他会一反一贯的作风,一次又一次地拿起笔,封又一封地写信,而且是不厌其详地写信。“文革"中,他总是觉得家人和孩子们是因为他才受到这么多的委屈和不幸,他总想尽他的能力,尽一切可能,为家人和孩子们多做点再多做点……文革十年中,父亲所写的信,比他一生中其他60年的统统加起来,还要多得多。(p223)

      据邓榕说,文革时邓小平给中央写信,除了有关的政治问题外,凡提出要求就是为了孩子。比如大儿子的治疗问题,女儿的工作安排,工资等,经过多次写信,中央同意他把大儿子接到身边,以便于照顾。

“四人帮”怎样迫害邓小平?

邓朴方用过的床

       在政治上,小平也多次写信,检讨错误,作自我批评,并表示坚决拥护毛主席的路线,希望能复出工作,保证永不翻案。(详见《邓小平1972年8月写给毛主席的一封信》)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由于邓小平不断写信,73年在毛主席的关照下,邓小平复出出任副总理,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结束了江西受迫害的日子。

       复出后的邓小平,继续和“四人帮”对抗,几年后(1976年4月),因为天an门事件又被撤消一切职务。可是没想到,几个月后,“四人帮”竟然被华国锋等人抓捕了,小平的危险才得到解除。当得知这个消息后,邓小平高兴地说:我可以安享晚年了(一说是:我可以再干二十年)。

      “四人帮”对邓小平的迫害终于结束了。四人帮如此迫害小平,真是……让人无法形容!后来,小平掌权以后,坚决不学他们那样搞“迫害”,而是“以德报怨”,直接把他们一伙关到秦城,免却了他们住“牛棚”,走远路去参加劳动之苦!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