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一狂欢背后,无人问津的快递罢工!

  • A+
所属分类:犀利时评
仅仅半个小时,2020年某电商财阀双十一实时成交额就突破了3723亿。
该财阀方面预计,今年的双十一吸引了超过8亿消费者、25万品牌、500万商家共同参与,是覆盖面最广、参与度最高的一届。
它的对头那边,双十一首日全天成交额预计同样会大涨,同比去年增超90%。
这种纸醉金迷的狂欢氛围确实让人生懵:中国人竟然这么年复一年的“有钱”?尤其今年还是在空前浑噩的疫情打击之下。
一个季度前不还说“全国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吗?虽然这个统计数据的计量方式是有待商榷的,但疫情带来的失业潮和倒闭潮依然是肉眼可见。
所以,这可能就是我之前写过的:资本主义的固有弊端其本质也只是中下游企业与企业主们的灾难,但之于顶层财阀、真正的大资本家而言,每一次的经济危机实际完全是一次格局操盘和秩序洗牌。
所谓的经济危机,会帮助他们留下他们所需要的“优秀的代理人”,淘汰掉那些失败的“经商者、资本传教士、下游捕猎手”。
再大的经济危机,只有华尔街那帮加班狗们会鬼哭狼嚎地撕碎平时笔挺整洁的西装,至于比尔盖茨、洛克菲勒们,不会少一根头发,甚至还会在灾难中横富一笔。
双十一狂欢背后,无人问津的快递罢工!
所以我们中国的马粑粑前段时间会抑制不住地说,在他看来“中国的企业家是稀缺资源”,他需要更多的中国企业家………
作为消费者的群众们钱包见底,但是资本家总有方法诱导你走进资本打造的绚烂的直播间、线上店铺、优惠券展区…
比如给你增加远超偿还承受力的花呗额度,比如开通双十一专属花呗券。
去年年底,尼尔森出过一份国内首份《中国消费年轻人负债状况报告》,《报告》显示,在中国的年轻人中,总体信贷产品的渗透率已达到86.6%。
再比如,今年首次丧心病狂地把狂欢日变成了狂欢季!
早在10月21日、距离“传统”的双十一还有二十天时,用户就被各种商家推出的消费刺激怂恿,滑动手指先将商品添加进购物车时刻准备着。
迫于近两年来基于强大算法和社交流量而奔涌出现的新电商(kuai手、dou音、拼夕夕)的威胁,某家传统电商财阀今年延长了狂欢时长,早早打出“与双十一同价”的口号,将一部分商品提前做了折扣——这部分就早早被先结账、先成交,等于是百米赛跑中的抢跑。
买家始终是被制造消费欲望的卖家所引领的,双十一也不再是一年中的某一个24小时。
该财阀甚至公然呼吁“提前收快递的快乐要来了!”,庞大的网购群韭们也应声而舞、兴奋异常地抱着他们马粑粑馈赠的花呗增额,疯狂剁手。
数据显示,该财阀的双十一于10月21日开启预售后,11月1日-3日迎来第一波售卖期,今天11月11日已经是属于第二波售卖期。
对此效果,在做双十一销售数据总结时,资本家们则直言不讳:“更长的销售周期为商家带来了更多的生意机会和更大的销售爆发,更丰富的供给也满足了数亿消费者更加多元的消费需求。”
于是,这长达二十天的“狂欢”时间里,我们就如约见证了数据疯涨的资本成绩,以及朋友圈里小姑娘们以“参与狂欢盛会”为荣而晒出的九图下单截图,还沾沾自喜地配文“又省到了!”
然而,盛世之下,不会有人去关注霓虹灯下的蝼蚁。
从九月份以来,全国各地相继爆发快递员罢工事件,最终在双十一前达到了声浪顶点。
九月初,湖北孝感中通快递网点因派送费一降再降,中通员工集体罢工;紧接着,百世快递南京江宁快递站点,被爆出欠薪三个月,快递员全员罢工。
进入十月,随着双十一活动的提前开启、快递量成倍数地增加,韵达、圆通的快递员也在不同城市的不同网点宣布罢工,许多消费者反映快递在运送途中停滞甚至消失。
双十一狂欢背后,无人问津的快递罢工!
根据多家媒体的调查,最近两年来,各大快递公司竞相“打价格战”,但是战斗的矛头不仅是对准消费者(快递费增加),同时对准了旗下的快递员。
从调查的普遍数据来看,六大快递公司的派送费这一年来普遍下降了0.1-0.2元/单。
别小看这这区区一两毛钱,这意味着快递员想要拿到不变的工资,每天需要多派送20-30单!
这就是为什么有调查机构的结果显示,快递员行业的日均工作时长已经超过程序员、达到了15.6小时/天!
更为可恶的是,快递员的“多劳”,换取的除了“少得”,还有“多罚”。
在六大快递公司的通用性制度里,一个客户投诉,意味着至少罚款快递员100元,无法在两小时以内解决,罚款上升至200元。
其中最狠毒的就是“服务态度”投诉,多达500元。平均每个快递员每月都会接到2-3个投诉,平均下来,每人罚款都在千元左右。
这种境况,其实此前我在评价外卖行业时的论述,用于快递是一样的逻辑,包括前不久轰动一时的“家长群之辩”“家长承担孩子课后辅导”的争议——本质都是一个道理:狡猾的资本,永远在挑动无产阶级斗无产阶级。
双十一狂欢背后,无人问津的快递罢工!
外卖平台将战火烧在了外卖员与消费者之间,快递公司将战火烧在了快递员与消费者之间,学校将战火烧在了教师与家长之间。
无产阶级内斗、打的彼此遍体鳞伤,而坐收双方剩余价值的,永远都是岿然不动的资本家。
甚至,如这位商家吐槽的,外卖平台“三方收钱”:消费者多付餐费、商家少赚钱、骑手被罚款。
无独有偶,今年9月,印度爆发了外卖员罢工风潮,起因同样是Swiggy公司(印度规模最大的网上订餐平台)其配送费持续增长(消费者买单),但送餐工人每单的基础报酬却不断降低:从35卢比(合0.47美元)降至15卢比(合0.20美元),缩减了一半有余。其中,就有时间计算软件对平台制定罚款规定的内因。当时在印度南部城市钦奈,罢工工人举行多次示威;印度在海得拉巴等许多其他城市,小型抗议也如火如荼。这些城市的罢工工人透露,公司不仅没有平息人怨,反而封禁了他们工作账号。 罚款机制的建立,是基于AI的发展,它会严格控制住成本范围内(确保资本增值的区间内)的用工人数(工资规模)和人均生产量(每天快递/外卖多少单)。 一旦有快递员/外卖员在派送时发生了超时(哪怕他们已经疯狂闯红灯、逆行、扰乱交通秩序),那么就会影响资本既定的增值——OK,那这份损失就必须由员工自己来承担,即,源源不断的罚款。 布雷弗曼说过,“技术的进步非但没有改变无产阶级的命运,反而成为了限制无产阶级的新枷锁。” 在上述印度的送餐员罢工事件中,当时全印度信息技术雇员联盟在向送餐工人表达声援时,就对《人民快讯》表达过观点:“信息技术工人生产并维护着最终被用来剥削零工工人的软件。我们不想让自己的劳动被用作这种用途。我们特别要反对用于限制零工工人收入的算法操作。” 这并不是什么新潮道理,半个多世纪前,1960年我国就出版过一本《资本家怎样剥削和压迫工人》,里面就论述得明明白白: 只是,不出所料的,不论是作为雇佣方的快递公司,还是媒体们,对持续数月的快递罢工事件,均不约而同地在舆论上进行了灭火、冷处理。 尤其是10月19日,圆通、中通、申通和百世四家快递公司竟然几乎在同一时间公开回应外界,称“罢工为不实消息”…… 随后,“快递员罢工”的热搜在各大平台消失,删帖禁言更是数不胜数。 这就是我以前在微博说过的,相比于总是松散内讧的无产阶级,自资产阶级登上统治舞台以来,人类社会最团结、最报团的恰恰向来都是资本家群体。 不由想起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葛优饰演的杜月笙,在面对码头工人的罢工事件时,鄙斥厌嫌地对汪寿华说:“(罢工者)有些人就不想让上海好!” 是啊,这浮华盛世,双十一狂欢,全民沉醉消费主义的哄闹,你们这些快递员捣什么乱?扫兴不扫兴?不就欠你俩钱、让你夜以继日的加班、不停克扣你工资、用各种罚款压榨你收入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用罢工来破坏双十一狂欢的热烈氛围嘛! “不想让上海好”,这里的“好”,不过是那些占据统治与剥削高位的买办资本家的“好”,而非占上海全体人民九成以上的贫苦劳工的好。 “罢工”,并非现代人所创概念,早在公元前12世纪,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三世在在位期间,皇家墓园的工人就发起过罢工,这被公认为世界上第一场罢工,显示了工人阶级首次获得重视。该事件后被详细记载在莎草纸上,藏于意大利都灵。 在进入工业革命时代后,随着机器大生产和殖民市场的扩大,工人阶级被压榨的程度呈几何倍数增长,发达工业国家的罢工、游行、工会崛起更是成为时代一景,比如轰轰烈烈的英国卢德运动、美国芝加哥大罢工。 今天我们“打工人”习以为常、资本家则日渐不提的八小时工作制、周末双休、福利制度,哪一个不是历史上那些工人阶级用生命用鲜血换来的? 该如何解决呢?我也不知道。 今年5月份时,针对阅文压榨,职业写手圈曾爆发了“五五断更节”,但是当时都未能征得头部写手的支持——这部分人,我不惮冠之“工贼”之名。 在早期工人运动中,工人们选出一个代表去和资本家谈判,但这个代表屡屡在资本家的胡萝卜大棒双管齐下作用下,轻易被收买…… 这种人的存在,也会让工人阶级的罢工运动时时患有阻疾。 1982年,迎着改开春风,我国宪法完全取消了此前1975年和1978年宪法中明确规定的“公民享有罢工自由权”的条款。 从此,罢工,不再是一种无产阶级的权力与荣耀了,它成了“破坏”与“没有大局观”的表现……… 比如在今天,争先恐后地狂欢购物、下单付款、遁身各个超级网红的直播间,才是生活浓烈积极的主题。
将文章分享到微信群和朋友圈点此获取《毛选》第五卷
最新热点时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